来自 国际 2021-02-23 17:42 的文章

“丛林法则”岂能主导疫苗分配?(环球热点)

 

图为二月十九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机场工作人员从飞机上卸载中国政府援助的新冠疫苗。任科夫摄(新华社发)

 

在全球阻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疫苗为人类战胜病毒带来了希望。然而,全球疫苗分配不公问题日渐凸显。“疫苗民族主义”和富国“自我优先”等做法,正在不同国家和群体间造成“免疫鸿沟”,对全球构建抗疫统一防线的努力造成严重冲击。如何让疫苗成为各国人民用得上、用得起的全球公共产品?如何保障发展中国家得到和使用疫苗的权利?这是当前全球公共卫生治理领域急需解决的最紧要问题。

面临最大道德考验

据路透社报道,2月19日,致力于解决贫困和可预防疾病的国际非营利组织ONE Campaign发布最新报告称,截至目前,美国、欧盟、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已经获得了30多亿剂新冠疫苗,比这些国家所有人注射两剂疫苗所需的20.6亿多出了10多亿剂。此举可能导致较贫困的国家无法获得足够的疫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18日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疫苗公平是国际社会面临的最大道德考验,而当前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存在明显不平等、不公平现象。目前,10个国家的疫苗接种量占全球总接种量的75%,而有130多个国家尚未获得任何一剂疫苗。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疾呼:“公平分配疫苗的紧迫性,与研发疫苗的紧迫性是一样的。虽然每个政府都理应尽其所能保护自己的人民,但是现在确实存在着最贫穷和最弱势群体在争夺疫苗的竞争中被无视的现实风险。”

为解决疫苗的公平分配问题,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卫组织和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共同发起“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世卫组织发起了“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倡议。

2月19日,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视频会议召开。加强抗疫合作、提高疫苗产量和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可负担的疫苗,成为此次峰会讨论的首要议题。

中国以实际行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积极同10多个国家开展疫苗研发合作、应世卫组织请求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先提供1000万剂国产疫苗、已向53个提出要求的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已经和正在向22个国家出口疫苗……中国政府言出必行,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赞誉。中国疫苗效能可靠,受到世界多国热烈欢迎。从拉美到非洲,从东南亚到欧洲,中国疫苗所到之处,各国政要“带头接种”,民众纷纷投下“信任票”。

“一些国家在促进疫苗公平分配上的积极表态和务实作为,虽展现出部分民族国家的责任和担当,但也反映出多边合作机制在疫情防控中的缺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徐秀军表示,疫苗分配不均衡只能缓解局部国家的疫情,但不能彻底战胜病毒,会给全球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埋下隐患。

“疫苗民族主义”盛行

“‘疫苗民族主义’导致一些富裕国家疯狂抢购疫苗。这是导致疫苗供需不平衡的重要原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认为,“一些富裕国家凭借自身的财力和资源渠道,直接和一些大型药企订购疫苗,高价买断产能,令其他国家根本没有机会买到疫苗。‘疫苗民族主义’导致的不公平竞争,使得疫苗的获取方式更像丛林法则。”

《日本经济新闻》刊发题为《疫情长期化与新的危机》的文章称,那些无力自主生产疫苗的国家和没有渠道从制药企业直接购买疫苗的国家将很难获得足够的疫苗。虽然世卫组织牵头建立了“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但正式向发展中国家分发疫苗的工作,可能要等到富裕国家的多数民众完成接种后才能展开。如果接种工作延迟,限制前往贫穷国家的旅行禁令就会延长。这将使得他们更难脱离眼下的经济困境。

“受到冲突和动荡影响的人群面临突出的‘掉队风险’。”古特雷斯充满担忧地说,如果病毒继续在贫困地区传播、变异,很可能加剧其传染性和致命性,威胁现有疫苗和治疗手段的效果,最终又会在富裕地区卷土重来。

“从根本上讲,一些发达国家对疫苗性质缺乏正确认知,是制约全球疫苗公平分配的最主要原因。”徐秀军表示,疫苗本身就具有全球公共产品属性。一些国家囤积疫苗的行为,说明他们把疫苗当作商品和维护自身国家安全的战略物资,对发展中国家缺乏人道主义同情和国际合作的担当。

中国主张“人民至上”